来源:《商界》 更新日期:2011-05-16

型男李国庆VS淑女俞渝:夫妻双双响当当

光阴如水,可以磨平男人性格中的棱角,但浇不灭男人心中的热血;可以带走女人生命中的青春,但抹不去女人人生中的睿智;或许,生命的意义是,在光阴中积淀一份细水长流的情感,在光阴中慢慢地接近深埋心底的那个人生的终极目标。

——李国庆、俞渝夫妇和当当网的故事,其实是一段光阴的故事,关于热血与奋斗,还有爱情。

型男与淑女

在《商界》杂志17年来的封面人物中,李国庆是第一个要求采访时配备时尚化妆师的企业家。

一番精心打扮后,47岁的李国庆身穿韩版修身小西装,系着黑色窄面小领带,加上一头酷劲十足的发型。用时下流行的话来说,绝对是型男一枚。

在微博上横冲直撞的李国庆,其实是一个非常善于与人打交道的人。见到《商界》记者,他一边递名片一边说,自己从2002年就开始看《商界》,是《商界》的老读者。然后,他很自然地与记者聊起近几天的新鲜事儿。

采访前的周末,李国庆携家人到北京远郊踏青爬山,晚上还和儿子一起收看江苏卫视的相亲节目《非诚勿扰》,爷俩一直是该节目的忠实粉丝,尽管老婆俞渝评价这节目低俗。

过几天,他将和摇滚歌手崔健在媒体上对话。他饶有兴致地告诉记者:在北大念书时,他一手操办崔健北大演唱会,但遭到学校领导的批评反对,后来他倔强地成立了北大崔健后援会,使演唱会最终取得了成功,学生们反响强烈。

记者邀请这位资深型男参加几天后的“商界时尚之夜”活动,李国庆欣然答应:“咱去吧!到时候即使我没时间,我也让我老婆来。”

果然,几天后的活动现场,俞渝如约而至。而李国庆则在微博上说:他委托老婆参加活动,自己在家陪儿子为宠物剪毛。有女粉丝立即跟帖说:爱家爱小孩的男人,才是好男人。

在老婆俞渝的眼里,李国庆到底是怎样一个人?

名流云集的活动现场,俞渝一身素雅的着装,言谈举止从容娴静,她在拍照用的小题板上写道:时尚是一种积极的生活态度。她告诉记者:国庆是一个真实、诚恳的人,他对市场的把握能力很强,同时他又是整个公司最勤奋的人,每周的工作时间比任何人都长。

2010年12月当当网上市后,在微博上口无遮拦的当当网CEO李国庆,迅速成为时下最会抢风头的企业家。这个多年来始终低调的男人,在当当网上市后如同打了鸡血——自曝前女友,大战“大摩女”,死磕京东,怒斥百度、阿里巴巴,俨然一副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做派。

记者问俞渝:对李国庆开微博一事怎么看?她的回答直截了当:没事找事!据说,李国庆在微博上“秀恩爱”后,被俞渝撵出家门,只得在朋友家的客厅里睡了两夜。

然而,在当当网的经营决策上,夫妇两人向来是双剑合璧,披荆斩棘——

就在采访的前一周,李国庆在微博上炮轰百度,宣布停止在百度上的广告投放,将这笔资金用于降价促销,直接让利给消费者。

俞渝对记者说:国庆这一举动遭到了一些股东反对,而自己则力挺丈夫,因为百度悍然涨价后,为企业推广带来的边际效应越来越小。
一个是铁齿铜牙的型男,一个是优雅睿智的淑女——李国庆和俞渝携手走过了15年的婚姻,更走过了当当网11年的漫漫征程。

光阴如水,可以磨平男人性格中的棱角,但浇不灭男人心中的热血;可以带走女人生命中的青春,但抹不去女人人生中的睿智;或许,生命的意义是,在光阴中积淀一份细水长流的情感,在光阴中慢慢地接近深埋心底的那个人生的终极目标。

——他们与当当网的故事,其实是一段光阴的故事,关于热血与奋斗,还有爱情。

我要高调了!

当当网上市前夕,李国庆私下对俞渝以及股东们说:“我要高调了!请你们能够接受。”怎么高调?还未等大家反应过来,就在当当网上市前8天,李国庆通知公关部为他开通了新浪微博。而俞渝对于微博这个新兴玩意儿并不热衷。

李国庆微博的个人介绍写着:我口无遮拦,多有得罪,请海涵。尽管事先为公众打了这剂心理预防针,但是,当当网上市后的2011年1月15日,李国庆和“大摩女”在微博上火爆骂战,仍然牢牢地抓住了公众的围观眼球,重重地冲击了人们的常态心理。

“一个上市公司CEO,何以至此?当当网上下情何以堪?”

“如此猛烈的心理爆发,是因为上市之前被压抑太久?”

面对天风海雨般的质疑与嘲讽,李国庆却疑惑了:“很多人觉得我好像突然牛了,突然狂妄了,其实他们根本就不了解我。”

李国庆是一个地道的北京爷们,1983年他以北京市第一名的成绩考入北大社会学系。北京、北大、社会学,这人生中的三个元素交织在一起,塑造出了他骨子里那种指点江山、虽千万人吾往矣的鲜明个性。

一次,一位为人厚道、向来不显山露水的企业家好友私下对俞渝说:“我哪儿能跟国庆比啊!他北大毕业,然后直接到国务院秘书处工作,我就一个一般大学,毕业后只能在小学教书。”

李国庆自称:当年在北大,他的名字在比他高三届、低四届的学生中无人不晓,绝对的风云人物。当时,他确实是一个校园红人,身为北大学生会副主席,性格耿直的他常常为学生仗义执言。

当着老校长丁石孙的面,血气方刚的李国庆跟总务处长叫板。总务处长说,宿舍电话坏了不必非要修好,因为学生们喜欢通过电话谈恋爱。李国庆一激动,便拍桌子道:“你这个老昏庸,你的责任是让它畅通无阻,你管是不是谈恋爱?!”

令人捧腹的是,他还给谈恋爱的同学发避孕套,他把避孕套放在一个信封里,信封上印着“北京高等教育思想政治研究会”。在上世纪八十年代,整个社会思想还很保守,年轻的李国庆却有着一腔敢于打破陈旧规则的热血。如今来看,李国庆的特立独行,不过是这股锋芒毕露的热血,并没有随着年龄的增长、阅历的增加而减弱丝毫。

这股热血在他心中激荡了二十多年。

只是,当当网创业之初,夫妻俩商量分工时决定由俞渝担任当当网的公众形象,接受媒体的采访。所以长期以来,在公众的印象中,当当网是由睿智、理性的俞渝一手创办起来的,而李国庆只是一个配角。
有时候碰到老熟人,别人问:“听说你老婆的当当网做得不错。”李国庆只好哑然失笑:“怎么是我老婆一人做起来的呢?”这种隐匿在俞渝身后的状态,带来的还不仅仅是误会。在微博战中,李国庆被大摩女用“吃软饭”这种伤自尊的词汇激怒了。

这场轰动一时的微博战,仅仅是李作为一个企业家、一个上市公司CEO,失去理智、横生是非的闹剧吗?

在公众心目中,以李国庆的身份,应该是一种冷静而理智的庄重形象。而他对自己的约束,远没有外界所期望的那么局限。他出道时,父母只对他嘱咐了两句话:一是别太辛苦,挣多少钱不值;二是一定得守法,千万别违法。

激烈的微博战背后,仍是李国庆那一腔浇不灭的热血。他用异常极端的言辞打破了IPO企业与外资投行间的默契。

事实上,外资投行几乎垄断了中国企业海外IPO的渠道,在这一过程中,他们与IPO企业有着一致的利益大方向——把企业股票卖出去。但是,他们不只是企业的代理人,他们同时也是投资者的代理人,他们正是利用买卖双方信息的不对称来促成交易,体现自己作为中介的价值。且不说当当网是否被低估,中国企业的海外IPO长期遭受折价待遇,却是一个不争的事实。草根出身、野蛮生长的中国企业家们,面对陌生而复杂的海外资本游戏规则,往往会显得手足无措,这样一来就只好被外资投行牵着鼻子走。IPO之后,双方为了维护公众形象,纵然有所不满,也会对外粉饰成功、举杯相庆。然而,就在当当网宴请摩根士丹利团队的前两天,特立独行的李国庆在微博上以一段“摇滚京骂”炮轰大摩压低当当网发行价。那种延续已久的表面默契顿时荡然无存,但是,这带给人们一连串弥足珍贵的思考——企业与资本的沟通技能、中国资本市场的壮大、本土投资银行的崛起……最终让争端归于平静的人,还是俞渝。面对舆论,她各打五十大板,一边称摩根士丹利已经道歉,一边说李国庆言辞不当,给双方都留了台阶。两天后的上市庆功宴上,俞渝穿着一件红色连衣裙,举着红酒杯子,笑容可掬地跟每一桌客人敬酒。在垃圾上开花一个男人攀上事业的巅峰,要遭受怎样的辛酸与辱没,又渴求怎样的关爱与依靠?2010年12月8日下午,李国庆和俞渝走进了纽交所,映入夫妻两人眼帘的是,当当网的横幅和中国国旗。“这让我们有一种当了奥运冠军的感觉。”当当网首日开盘即报24.5美元,较发行价上涨53%,至收盘报29.91美元,较发行价上涨86.94%。市值达23.3亿美元。李国庆持股39%,俞渝持股5.1%,夫妇两人账面财富达到了10亿美元。按照事前安排,当天闭市,由俞渝按铃,李国庆敲钟。距离敲钟不到一分钟时,李国庆突发奇想,下意识地一边比画一边用中文对纽交所主席说:“我敲两下行不行,寓意当当?”没想到纽交所主席竟然明白了李国庆的意思并欣然同意。于是,李用“当当”两声,停止了当天大厅内的交易。第二天的日程是考察美国电子商务。李国庆却对俞渝说:“我们俩别去了,你陪我在纽约逛逛。”两人去了俞渝曾经工作过的洛克菲勒中心,曾经居住过的街区,曾经带父母在美国玩时吃过饭的“五粮液(000858)”、“山王”中餐馆,一起怀念起曾经在纽约的那段日子。当时明月在,曾照彩云归。1995年赴美国结识俞渝前,李国庆的人生与生意颇为惨淡。1992年,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农村政策研究室的李国庆,因为组织机构重组,面临着两种选择:一是去国企任职,二是下海经商。当时的他年轻有为、才华出众,深得领导们的赏识,如果去“国”字头的公司,他将被破格任命为部门经理。但心高气傲的他竟然还嫌部门经理职位太小。更重要的是,在此前的基层调研工作中,他深刻地感觉到了从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的时代洪流,他向记者回忆:“当时觉得自己办企业,才是中国的未来。”于是,28岁的李国庆找了几个出版界的朋友,在小西天租了一个总参的地下室作为办公场地,办起了“科文经贸总公司”。李国庆回忆说:“公司名字要把科技、文化、经济和贸易都包括进去,还得有个总字。”这一年,是如今中国互联网的领袖们踏上征途的一年。与李同龄的张朝阳,获得了麻省理工学院博士学位;还在当老师的马云,开始尝试创业,创办了一个名叫“海博”的翻译社;而李的北大师弟李彦宏,则在当时的留学大潮中,赴美国攻读计算机硕士。李国庆这个名字听上去很大气的总公司,其实还是以图书出版为主业。由于业务一直做不大,总经理李国庆很苦闷,最艰难的时候,他背着几百万元的债务,到处去搞读书会,打通新华书店的分销渠道。昔日的领导周其仁和林毅夫,听说李国庆的遭遇后,都颇为叹息:“国庆这么有才,放着大好前途不走,怎么跑到地下室创业去了?”他周围的很多同学朋友,不是当上国企的副总就是成了政府高官。大家一聚会,开着破旧微面的李国庆,在驾着高级轿车的朋友面前,显得灰头土脸、自惭形秽。连一起创业的初恋女友,最终也抛下他,说他是在垃圾上跳舞。有趣的是,在当当网纽交所上市的晚宴上,初恋女友也正好在纽约。李国庆跟俞渝商量后,把她请了过来,还赠送了一点亲友股。这一奇特的举动,立刻激发了公众的八卦心理,俞渝则坦然地说:“国庆的前女友是一个非常聪明也非常出色的女孩,她曾跟国庆一起创业,也应该分享一点当当网的成功。”李国庆也坦荡得令人惊讶:“当时是有一种功成名就后向前女友炫耀的潜意识,曾经我就是受伤了!”1996年,李国庆心里憋着一股气:我就要在垃圾上开出灿烂的花朵!带着“担任跨国公司中国首席代表,坐着高级车在国贸顶层办公”的梦想,李国庆远赴美国寻找机会。可到了美国,“首席代表”的梦想没有丝毫进展,自己羞于启齿的“小生意”却频频被朋友们提及。命运的转折出现在一个朋友安排的饭局上,李国庆结识了俞渝。当时的俞渝拥有纽约大学MBA学位,开办了一家财务顾问公司,已经在华尔街闯出了一片天地。回忆第一次见面的感觉,俞渝说:“不知道为什么,我想起了电影《庐山恋》里的郭凯敏,他是那种聪明、有主见的小伙子。我给他讲如何融资,他认真地用笔记下来,我一看就乐了。”那张笔记纸,李国庆保存至今:“当时俞渝谈吐中显示出的才学与见识,震撼了我,只觉得她真是一个才女。”几次约会后,两人互生好感。为了关系进一步明朗,李国庆向一位朋友打听:“我正跟俞渝谈恋爱,你说她会跟我回北京吗?”结果这位朋友惊讶地回答:“哥们,你想什么呢,你知道美国都是什么人追俞渝吗?都开着私人飞机追求她。”李国庆顿时有些灰心。然而,俞渝后来的答案却让他喜出望外、感动至今。俞渝对他说:“国庆,你错了,我的钱是比你多。但是你是我命里要辅佐的那个人,如果你是孙中山,我就是宋庆龄。”相识5个月后,俞渝与李国庆结婚,并放弃了华尔街的事业,与丈夫一同回到北京打理出版公司。很多朋友笑称:俞渝被一个北京的个体户给骗了。拒绝资本意志有投资人经常对俞渝说:“你老公脾气是不好,对我们不尊重,但是真懂生意。”俞渝将此话转述回来,李国庆却满不在乎:“如果让投资人赚了钱,还要陪他们打高尔夫让他们高兴,我哪有这个工夫?”一直抱有实业报国情怀的李国庆,对于资本的贪婪性始终有种敌意。然而,国内电子商务行业尚处于一个烧钱圈地的竞争格局中,对于资本的依赖度极高。所幸的是,俞渝拥有在华尔街多年的经验和人脉,资本运作正是她的强项。1996年,俞渝跟李国庆回到北京后,发现丈夫的图书出版生意不温不火、很难做大。“登报卖书还不够挣广告费,一本邮寄目录也只能推荐100本书,开书店的房租又很贵。各种卖书的方式都试遍了,怎么都不赚钱。”这让俞渝很快联想到一年前,一个名为“亚马逊”的网上书店以令人吃惊的速度风靡美国。她自己也体验过这种便捷的网络购书方式。于是,她让李国庆上网点开亚马逊的网页:“我们在国外买书都这么买。”商业嗅觉敏锐的李国庆,很快发现网上书店的巨大优越性——在传统出版渠道,出版商与读者之间要经过许多环节,而互联网则建立起了两者之间的直接联系。“这是一场图书发行渠道的革命!1999年,如今的互联网领袖们纷纷揭竿而起,拉开了中国互联网的时代大幕。这一年,马化腾的QQ登上了历史舞台,年底用户即突破100万人;马云也从苦闷中苏醒,率队从北京返回杭州创立阿里巴巴;同时在大洋彼岸,李彦宏在硅谷成立百度。这一年10月,拿着IDG、软银和卢森堡剑桥三个投资机构的680万美元,借鉴亚马逊在美国成功的模式,李国庆和俞渝推出了当当网。有意思的是,夫妻两人分别拥有一个别致的头衔——联合总裁。最初,投资人不太相信李国庆,觉得俞渝在华尔街工作过,更靠谱一些,希望由俞渝出任总裁。但俞渝觉得作为妻子,处在一个居高临下的位置上,自己都会不舒服。于是平衡多方意见后,最终创出了联合总裁这个平起平坐的头衔。而在具体分工上,在图书出版业经验老到的李国庆负责当当网的内部运营,而俞渝则负责资本运作和行政人事。在国内电子商务的发轫阶段,资本的意志如同兴奋剂一般,催促着电子商务公司疯狂生长。就在当当网上线前后一两年,国内网上书店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,最多时达到300多家,主要竞争对手卓越网、八佰伴和8848的融资额度都比当当网多出很多。江湖一时百舸争流、鱼龙混杂。2000年一个周末的早上,一个当当网的投资人风风火火地赶到李国庆和俞渝在亚运村的公寓,急急忙忙地把他们叫到旁边的永和豆浆店里,见面就问:“你们这680万美元怎么才花这么点?”李国庆反而纳闷了:“现有的资金投入,已经完全能够满足当当的增长,为什么还要烧钱?”投资人更着急了:“你俩一看就是做传统行业出身,有的网络公司已经赞助球队了,有的同行已经包了三个机场的广告牌,现在要打知名度,你们把钱留着,将错失良机。”李国庆冷静地反问:“钱烧完了怎么办?”投资人激动地回答:“现在我们值两千万美金,一年内烧完680万美金,我们就值2亿美金,就能再融两三千万美金!”听了投资人的这番话,李国庆心里很没底:短短一年,公司价值怎么可能增长10倍?!而回到家里,俞渝用坚定的语气对李国庆说:“别听他们的!华尔街半年变一风向,这680万美金咱们就得留着过冬。再说这个行业,没有人比你更懂行!”一句“没有人比你更懂行!”激发了李国庆的自信心,夫妇两人最终拒绝了投资人烧钱扩张的建议。果然,2000年下半年,互联网泡沫破灭,寒冬突如其来,很多互联网公司纷纷倒闭。与当当网同期的国内300多家电子商务网站,几乎一夜之间全部消失,其中包括盛极一时的8848。这时,很多当当网的高管都另谋高就,每走一个副总俞渝几乎都要流一次泪。很多朋友劝夫妻两人撤了算了,留下资本开个实体书店。但李国庆深谙图书行业产业链,他清楚,新华书店房租成本就占销售额15%,而当当网的库房租金还占不到销售额的1%。他仍然执着地认为,这是一场革命。于是他鼓励俞渝说:“你看我们的用户数量和销售额每天都在增长,有了这样的增长,我们还能融来钱,有了钱还能雇来一流的团队。”夫妻两人最终没有放弃。由于俞渝坚持自己的节省资金策略,即使在最惨淡的时候,当当网的账户上还有400万美元过冬。2001年,当当网销售额逐月递增20%~40%,每天有五六十万元的现金流。漂亮的业绩报表让性格强势的李国庆在董事会上底气十足。最初,他对董事们说:“请你们怀着尊重的心情看我。”后来,在经营方面有分歧时,董事们都会接受他的意见。如今,几乎每次董事会上,李国庆的业绩报告都会赢得董事们的一片掌声。记者问他:你有没有听取过资本的经营建议?李半开玩笑地回答:一开董事会,我就走神,眼睛一闭什么都没记住。海阔天空的一步商业的有趣,在于你很难知道那海阔天空的一步,是进还是退。这需要智慧与策略。2003年当当网实现盈亏平衡,年销售额达到8000万元。然而,这一年10月28日,李国庆的一封辞职邮件在业界流传开来,信中写道:由于董事会两位股东在创业股权上对我的误导和无赖,我只好选择辞职。欢迎大家加入我将创办的新的电子商务公司!同时收到这封邮件的吴鹰、周鸿祎等IT大佬,都是一头雾水:当当网这是怎么了?原来,在互联网寒冬中,李国庆和俞渝目睹了不少IT创业者被资本逼“下课”的无奈:王志东出走新浪、王骏涛被迫离开8848……这让他们明白了一个道理:如果不牢牢掌握控股权,自己随时都有可能被董事会开掉。2003年6月,夫妇两人向董事会提出奖励创业股份,希望将创业四年来公司的增值部分,分一半给管理团队作为奖励。投资人听到这个要求后非常生气,坚决不肯在利益上让步。李国庆抱怨说:“资本结构是一个非常敏感的话题,我和股东们每谈到这里就陷入僵局。因为没说清楚,到底是资本创造财富,还是创业者创造财富。”僵局迟迟不见进展。俞渝这时也劝李国庆:“你别管他们怎么闹腾,只要我们能够做出不断增长并且保持持平或盈利的报表,就会有资金来。我们还是再去美国跑一趟吧。”果然,两个月后,当当网的客服邮箱收到了美国老虎基金的邮件:我们正在中国寻找项目,希望能和当当网的总裁谈一谈。李国庆和俞渝答应了老虎基金的会面请求。曾在华尔街闯荡多年的俞渝,有着丰富的谈判经验,她提出了极有针对性的策略——借老虎基金来制衡老股东。得知了当当网的内部分歧后,老虎基金立即向李国庆和俞渝表示,如果两人能带领当当团队去创办一家类似于当当网的公司,他们愿意投资1100万美元,并可以继续追加。得到了老虎基金的暗中支持,李国庆以一封辞职邮件向股东们摊牌了,他甚至还给新公司定名为“丁丁网”。看到李国庆不惜辞职地为大家争取期权激励,当当网的管理团队中有一半的人,都给他发来短信,表示愿意追随。李国庆和俞渝怎会舍得亲手创办起来的当当网,而去树立一个当当网的敌人?但他们的这张辞职牌,真正触动了股东们的神经:离开了以李国庆、俞渝为首的管理团队,当当网是否还能一如既往地运营?此时的当当网熬过寒冬、经过跑马圈地后,仅剩100万美元现金,如果李国庆、俞渝夫妇带领管理团队另立门户,股东们不仅失去了一个稳定的团队,而且还面临丁丁网这个新的劲敌。无奈之下,股东们只得屈服,接受了老虎基金的投资。老虎基金对当当网估值约6000万美元,投入1100万美元,出让了部分股权给管理团队后占股17.5%,老股东们由原来的59%减持为23%,而以李国庆、俞渝夫妇为首的管理团队的持股由原来的41%增加到59.5%,由相对控股变为绝对控股。直到当当网上市时,当当网的高管和一些中层,总共持有10%的股份。李国庆说:这些年来,他很佩服俞渝有本事在每一轮融资时,都能保持他们的股份不被过分地稀释,让他一直掌握着控股权。曾经有人问李国庆,他理想中的当当网是怎样?李回答,一个年销售千亿元的网上零售帝国。可一个关键瓶颈是,国内图书市场的总量才700亿元。2005年,夫妇两人花了8个月时间,秘密约见了80多个来自沃尔玛、大润发和屈臣氏等零售企业的高管,挖了其中不少人投奔当当网。这些年来,借着这些人才,当当网除了巩固网售图书的霸主地位,还向数码产品、母婴用品、家居、服饰等领域多线出击,直指市场容量几千亿元的百货市场。2010财年,当当网净营收为22.8亿元,同比增长超过56%,净利润则达到3080万元,同比增长82%。上市后的当当网正一步步地迈向夫妇两人心中的那个目标——网上沃尔玛。有一次,李国庆和俞渝带儿子去新浪总裁汪延家玩。回来后,儿子对李国庆说:你们不如汪延叔叔成功,你看你们才管600人,汪延叔叔的新浪网有2000人。儿子衡量成功的标准很童稚。可是,在李国庆和俞渝的心底,人生真正的成功究竟是什么?如同十年寒窗、一朝登榜,很多企业在纽交所、纳斯达克上市成功的那一刻,企业创始人都会情不自禁地流下激动的眼泪。而李国庆和俞渝却没有哭,因为他们清楚,财富的增长并不是因为上市而一夜暴富,而是当当团队一点一滴地付出,换来每天每月销售的增长与利润的增加。值得流下热泪的,不是登上巅峰的结果,而是翻山越岭的过程。2004年,亚马逊开出1.5亿美金收购当当网70%~90%的股权,甚至还提出10亿美元都可以谈。汪延劝夫妇两人:“你们怎么那么傻啊,1.5亿美元啊,赶紧卖吧!”俞渝曾经一度有些动摇,觉得当当网未来空间不大。而李国庆却坚定地告诉妻子:“全国主要城市新华书店的销售业绩,我都了如指掌。按照我们年销售100%的增长速度,3年后将达到10亿人民币,那么市值也将是3亿美元。”说服了俞渝后,他又向股东们解释:国际巨头绝对没有本土化的团队更有效率,更熟悉市场。在中国怎么用网络卖书,他们真的懂吗?一个细节是,在至关重要的配送收款环节,中国没有UPS、联邦快递这样覆盖全国的物流网络,而且消费者更习惯现金支付,网上支付尚不普及。李国庆用“土办法”——跟40多个当地的自行车快递公司合作,将收款环节交给骑自行车的快递员。让人称奇的是,随后这些快递员自行发明出了一套“自行车?地铁”结合的快速物流系统——负责地铁运送的人,前一个站接货,下一个站送货,一整天都不用出站便可以与自行车快递员交接货物。这套系统帮助当当在北京实现了急件4小时到货的效率,不仅实用,还省去了信用卡交易的手续费。关键时候,股东们跟夫妇两人站在了一起,坚定地说:我们就把宝押在你们两人身上!最终,当当网拒绝亚马逊天价收购的消息,震惊了国内互联网界。碰壁的亚马逊转而花7500万美元收购了当当网的劲敌卓越网。可后来的事实是,亚马逊用国际管理团队换掉了之前的本土团队,因为水土不服和战略失当,逐渐被当当网甩在了身后。当当上市后,李国庆本来打算买一辆SUV,但被俞渝否决了,理由是“生活要低碳”。现在这一家三口仍然共用一辆车,通常情况下,李国庆都是挤地铁上下班。不久前,儿子问俞渝:“妈,我们到底有没有钱啊?”俞渝向儿子解释:“当当跟你没有任何的关系,你还得靠你自己。”谁料,儿子回答:“嗯,但这不妨碍我以后收购当当吧?”2008年,这家子终于结束了租客生活,在北京买了房子。“确实买得很凑巧,赶在大涨价之前买的。”李国庆笑着对记者说。话语中的喜悦,给人感觉不是一个身家10亿美元的富豪,而是一个“抄底成功”的小白领。这还是那个不惜刀光剑影,也要左冲右突的言论狂人吗?在一些企业家的论坛上,参会的企业家们只要听说李国庆也在,心里多少有些犯怵。曾经在云南红河,李国庆当场质问王石和张瑞敏,两个大佬竟一时无言以对,场面陷入短暂的尴尬。这个狂人所及之处,不乏死磕硬碰,人们瞠目结舌之余,更多的是疑问:他的内心,到底在想些什么?李国庆对记者说:他心底一直有一个影响社会的梦想,做企业只是一种方式之一。他觉得如果他早点开博客,影响力绝对可以超过韩寒。他告诉记者,如果哪天环境允许,他要办一家独立媒体。在微博上,李国庆直斥“淘宝卖假货”、“百度乱涨价”。他豪气干云地声称“如果只卖真货,当当必定盖过淘宝”,还仗义地宣布“反对百度侵权,愿意出钱支持作家、音乐家状告百度”,俨然一副互联网国际警察的姿态。有人质疑他,影响别人也可以通过正面的方式,比如李开复就成了年轻人的人生导师。何必四面树敌、惹是生非?可是,若批评不自由,则赞美无意义。这个时代,需要李开复,更需要李国庆。只是后者须有一颗强大的内心,来承受批评带来的孤独与误解。李国庆说,这种状态很好,除非俞渝要他非改不可。因为,他需要她的爱。链接:访谈实录——李国庆:我与大摩那些事在我看来,摩根士丹利就是拦路抢劫。在当当上市的过程中,我和俞渝一直坚持两条底线:一是估值必须超过10亿美元;二是涨跌幅不能超过30%。最初,大摩曾表态,当当网的IPO估值会在10亿~60亿美元之间。2010年11月,写招股说明书时,大摩对我们说,因为香港的印刷水平高,所以招股说明书必须在香港写。当时我就奇怪:这不瞎扯嘛,一个招股书大陆印不了?后来,我才发觉,这有点像调虎离山,让俞渝和CFO处在香港这个相对陌生的环境中,失去北京当当整个团队的支撑。如果按照10亿美元的估值,那么价格就应该写15~16美元。可是,我接到俞渝从香港打来的电话,说大摩以“朝韩军事冲突升级,影响金融市场”为理由,要将价格定为7~9美元。我一听就火了:投行要压低价格,任何事情都可以成为其理由,李嘉诚拉稀都有可能!我对俞渝说:“立刻回来,换投行重新开始。”后来,俞渝又把我们的态度跟大摩多次沟通,最终,11月23日大摩按照11~13美元的招股价区间,向美国证交会提交了招股说明书。但这对应的当当网估值是7.56亿~8.93亿美元,依然没有达到10亿美元。就此中止上市吗?如果这样一来,不菲的投行佣金、审计费和律师费等上市费用打水漂不说,以后的IPO机会更是难以预料。我想,很多海外上市的中国企业都遭遇过这样的尴尬。谁知,接下来的路演根本未受朝韩炮击的影响,合计有600家基金认购了当当网的股票,认购总订单是5.2亿股,是当当网股票发行量的30倍。基于这个情况,12月6日我们向证监会提交文件,将价格调高到13~15美元,根据惯例,定价上浮20%是被允许的,也就是说,我们发行价可以定在15.6~18美元。12月7日下午,我和俞渝先后赶到纽约,已是人困马乏,我又感冒发烧浑身不适。晚上7点就开定价会,我们都没有时间开一个碰头会商量。定价会上,大摩只说,如果超过了16美元,好的基金就不想买了,也不分析17美元、18美元具体有多少人买。在第二天就开盘的这个节骨眼上,我们根本没有精力去跟大摩仔细计较价格,只得半推半就地跟着大摩往前走。最终的发行价定在了16美元。第二天开盘几个小时后,有美国记者在现场问俞渝:“股票已经涨了80%,这个定价是不是低了,你对此失望吗?”当时俞渝的回答是,“我一生只会做一次IPO,至于价格定得怎么样,没有参照系数,我把自己交到了投行的手里。”令人匪夷所思的是,后来我在微博上骂了大摩后,他们给我写了封道歉信,对股价被低估向我道歉。可给俞渝写的信里,却吹捧这次的合作是多么的成功。其实,问题的本质还在于,投行销售天天面对基金,他们更多为长期伙伴基金着想,所以投行和基金是情人,和IPO公司只是一夜情。

将这篇文章分享给您的朋友  https://www.jobif.com/readingroom_603.htm  
返回
商业贸易关键字: 电子商务 政策 经济 投资 交易 销售 经营 合作 商务 商业 市场 贸易 公司 企业 产品
[ 用户登录 | 用户注册 | 使用帮助 | 站内导航 | 关于我们 ]
商業機器人 - 提供免费发布供求信息/产品/博客,公司企业黄页登记查询服务的B2B电子商务网站